主页 > 社会 > 正文

京广路隧道至暗时刻 灾难发生时隧道里车辆拥堵不堪

2021-07-24 17:07 来源:互联网 点击:

灾难发生时,隧道里车辆拥堵不堪。

image.png

7月22日晚,中国安能4台3000型远程控制子母式“龙吸水”正在京广南路隧道展开抽排水抢险作业。供图/受访者

被暴雨淹没数日的郑州京广路隧道积水抽排工作仍在进行。这项救援工作是从7月21日下午1点开始的。直至7月23日下午,《中国慈善家》在隧道救援现场看到,京广南路隧道、京广北路隧道处仍存在较深积水及厚重的淤泥,此前被淹没在积水里的车辆陆续被拖运、清理到路边。

京广路隧道是此次郑州大暴雨受灾最严重的地点之一。这两天,网络上流传着这个隧道里有大量车辆被淹甚至有人员死亡的视频。截至7月23日18时记者发稿时,关于隧道内的伤亡情况尚未有官方公布的数据。

京广路隧道全长4.3公里,由京广北路隧道、京广中路隧道和京广南路隧道组成。隧道上方有高架桥,下方则为南北双向隧道,附近为郑州站商圈,是大流量人群聚集地,也是诸多司机接送乘客的必经之路。

常年跑营运车辆的赵猛告诉《中国慈善家》,往常高峰期或者周末的时候出行,这段隧道都会出现拥堵情况,赵猛曾经在这里被堵了近一个小时。

生死关头

7月19日22时许,郑州市气象台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预计未来3小时内,郑州市的累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

20日下午,整个郑州的雨势仍未减弱,到了16时至17时,郑州平均降雨量为每小时38.4毫米,雨量最大时达到每小时201.9毫米,这是一个突破历史记录的雨量。

也正是在傍晚的时候,京广北路隧道处积水逐渐上涨,没过了隧道里拥挤的车辆,直达桥洞上方的摄像头。

京广南路隧道的水位已经逼近洞口。 供图/受访者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位男性司机一直在呼喊:“赶快下赶快下,再不下马上车都下不来了!赶快下,走走走,别留恋!”

视频中的司机侯文超向《中国慈善家》回忆,下大雨时,他驾车从京广路由北向南行驶。正值出行的高峰期,侯文超的车被堵在隧道里一个多小时才往前挪了挪,过了隧道上坡时,前面仍有几百米的拥堵。侯文超说,当时前方隧道里有积水,有工作人员指挥着不让车辆通过,因此车都堵在了隧道里。

他清楚地记得,隧道的积水是从下午5点40左右一下子涨上来的,“我在车里接了个电话,大概也就三五分钟,水一下子没过了轮胎的三分之二。”侯文超当机立断弃车步行离开,一边往前走,一边喊着让前面的司机也赶紧下车逃离隧道。

侯文超说,他经历过2012年7月的北京大暴雨,因此很清楚一旦水涨上来,那股力量势不可挡,跑不了就会被淹,这个事情会瞬间发生,几乎是生死时速。“我大概喊了几十个车主下车,大部分人都愿意赶紧下车,但也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我就跟他们讲,要是不下来,马上水就淹到车门了,到时候车门你打都打不开。这个车无所谓,丢就丢了,你人命没了就啥都没了。”

之后,侯文超顺着陇海路高架往东走,走到紫荆山路,再顺着花园路往北走。一路都是水,有些地方水及腰部,有些地方没过了胸口。他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两点。

抽排积水

对隧道的积水进行抽排是从7月21日下午1时开始。现场的救援队伍——安能总公司第一工程局南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赵玉鄂告诉《中国慈善家》,7月20日晚8时,团队接到救援任务就紧急从南宁、武汉、重庆、常州等6个城市抽调了157人、22台大型抽水装备前往救援现场。

隧道里被抽出的积水被分流至两侧的主干道。摄影/本刊记者 邱慧

受暴雨影响,郑州交通一度瘫痪,多个路段拥堵不堪。直至21日清晨5点半,救援车辆才得以进入郑州。

赵玉鄂告诉记者,21日上午10时,河南省应急厅明确了安能救援队伍的任务就是负责京广路段的抽排工作。

7月21日下午1点左右,京广北路隧道南口附近路段封闭。中国安能的第一台龙吸水设备抵达京广北路隧道口由南往北的闸道口东侧进行抽排水。赵玉鄂介绍,京广隧道全长4.3公里,队伍里的17台“龙戏水”同时作业,截至7月23日已连续抽排了34小时。《中国慈善家》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京广南路、京广中路、京广北路大面积积水已经抽排至道路两侧的主干道。

记者还发现,现场除了有负责抽排的“龙戏水”,还有负责冲淤泥的清洁车以及拖运淹没车辆的载重拖车。一位救援人员告诉《中国慈善家》,京广北路隧道地势低洼,受到强降雨的影响,隧道内部积攒了很厚的淤泥。

视频显示,抽排工作进行过半时,淹没的车辆陆续浮出水面,数十辆私家车上下堆叠在一起。

7月22日下午3点,郑州市民在陇海高架桥上拍摄的京广隧道口,现场能够看到受灾的车辆和积水,已经有救援队抵达现场。供图/nan&HAN

上述救援人员说,隧道里的车辆和淤泥的堆积,导致抽排速度减缓。堆积的淤泥需要大冲击力的清洁车先进行清淤,才能继续抽排积水。他同时透露说,“龙戏水”抽水的时候,抽到有车辆的地方,就需要停止抽排工作,工作人员对车辆进行破窗查看,确认车内是否有人,然后再用拖车把这辆车拖走。

据财新网7月22日报道,京广路隧道积水目前已造成两人死亡,两人于7月21日开始抽水时被打捞起来,其中一人在北段隧道路口被发现,为女士;另一人的尸体在南段路口被发现。

失联者

隧道被淹没的视频陆续在社交平台传播开,郑州两名少年——14岁男孩李浩鸣、徐玉昆在京广隧道失联的消息,牵动着千万人的心。

7月23日《中国慈善家》记者联系到李浩鸣的母亲陈芳,她告诉记者,孩子于7月20日下午4点多失联,至今仍没有消息,也没有救援部门主动联系过她。

“两个失踪的孩子是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出去玩,两点多出的家门,最后只有另外两个孩子回来了。具体在哪里失联的我们不知道,从20号下午我们和徐玉昆的家属就在联系110、120以及救援队,救援人员一直没有找到孩子。”

7月23日下午,经过34小时的连续抽排,京广隧道仍存在积水和厚重的淤泥。摄影/本刊记者 邱慧

徐玉昆的姐姐告诉《中国慈善家》,“目前只联系到跟他们在一起出去玩的一位同学,他们(李浩鸣和徐玉昆)骑的电动车就是那个同学的。但是他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另外一个同学现在也联系不上,我们正在努力联系。他们不是一个学校的,我们也在尝试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同行的同学。弟弟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电动车主人的,电话里说电动车掉水里了,自己不太敢下水。”

徐玉昆的姐姐还提到,在某个短视频上曾经看到过疑似是两个孩子的身影。《中国慈善家》找到视频的上传者马女士,马女士说,“视频地点是在京广路陇海路向南出口处。两个男孩背后是隧道,面朝出口,他们正在由北向南逆着水流离开隧道,离平地大概一百多米。电动车挺沉的,当时如果直接弃车沿着绿化带离开就能马上离开了。”她告诉记者,视频是在下午5点45左右拍的,而6点半的时候水就已经漫过车顶了。

截至记者发稿时,距离京广北路隧道的至暗时刻已经过去三天,但失联者仍然下落不明。

回忆起那个生死瞬间,幸存下来的江先生仍然心有余悸。他告诉《中国慈善家》,7月20日,他在郑州办完事打算返回老家周口,在途经京广隧道时遇到积水。起初,他舍不得车,就呆在车里。但水流越来越大,水位也在逐步上升。在被困两个小时之后,他最终选择弃车保命。下车时,江先生回了头看看,发现跟在自己后面的那辆车已经漂走了。他赶紧加快脚步,和同事一起跑上隧道口的楼梯。这时,水流愈发湍急,弃车逃命的车主们手拉着手,筑成人墙,才得以幸免于难。

7月23日下午,河南省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第二场),截至当天12时,郑州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已导致51人遇难,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